千野拓政:中国的80后作家在日本为什么没人气?

    [日期:2016-11-09]

      中国的80后作家没能表达出中国现实
      澎湃新闻:你在NHK的中国语讲座上,你把韩寒的《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作为教材使用,为什么选择这部小说?
千野拓政:那个讲座的一个目的是介绍中国的现状和文化,我就想借这个机会,向日本公众介绍中国当下青年人的文化。因为是语言的讲座,所以我主要选择了三个文学材料,一个是韩寒的《1988》,一个是阿乙的小说,还有一个是刘慈欣的《三体》,当时他还没获得雨果奖。虽然韩寒已经过去了一些,但他对中国社会发挥的影响还是不可忽视的。
      澎湃新闻:那你个人怎么看待中国80后这一代作家的作品?
千野拓政:当然没有作家都不一样。比方,笛安是我的朋友,她的小说我是感兴趣的,因为中国没有少女小说,在日本等其它国家,有少女小说的传统。但是笛安的龙城三部曲《西决》《东霓》和《南音》可以看成是少女一类的作品,所以比较有特色。阿乙(不过阿乙其实出生于1976年)也比较有特色。但总的来说,80后作家发挥时代精神的不太多。
澎湃新闻:这些作家在日本的接受度怎么样?
千野拓政:几乎没有介绍过。韩寒的《三重门》有介绍过,郭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有介绍过。基本这一代作家在日本没有什么人气。有一个可能性是,比方郭敬明的小说百分百原创的不多,《幻城》就是模仿日本的。从日本读者来看的话,就不是那么新颖,他们已经看过这种小说了。再比方话,张爱玲在中国非常受欢迎,但是日本翻译张爱玲的作品很少。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日本文学里本来就很多描写女性心理细腻的那些东西,那么对于日本读者来说,张爱玲这样的作品就没有特色。
      中国的80后作家面对的现实跟日本80后作家不一样,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要做的是怎样在作品中面对中国的现实,展现中国年轻人的状态是什么样的,而这部分没有充分表达出来。如果能充分表达出来的话,我觉得肯定能吸引海外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