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那点事儿,得从晚清民国说起

    [日期:2016-11-23]

    改革开放以来,留学大潮一浪高过一浪,步入新世纪,中国早已经跃升为世界输出留学生的第一大国,而后浪滔滔,更是势头不减。要是没有如此大背景,有关中国留学历史的研究与宣介也不会这样的闹猛,一本在香港出版的轻读物《大留学潮》(张倩仪著)也不会翌年就迅速出版了简体字本;同期南京大学出版社推出的《负笈百年》(张春田编)与之比肩,一看还是在数年前出版的《留学时代》的姊妹篇,同样是从近代中国留学生中取材,共同引导我们对自晚清以来中国留学百年投去深邃的一瞥。

《大留学潮》,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 2016年版。
    从舒新城1927年推出《近代中国留学史》以来,相关研究专著出版的有十数部之多,除了一两本是日本人、美国人研究近代中国留学生在各自所在国家的情况的,绝大多数出自国人之手,毕竟中国人留学的重大意义还是在本国,其中有学术份量之作多是新世纪以来的成果。与此相呼应,则是晚近十余年间相关硕博论文将破130篇大关,虽然当代学术研究明显有向新中国以至新时期的留学现象转移的趋向,但以晚清民国留学为研究对象的仍占到近1/4。近代中国留学所以能够持续引起学人关注,关键是因为这是近现代中国留学之始,其后蔚然成风,波澜壮阔,对中国科技、社会、政治、文化等诸多领域,质言之,是对整个中国的近代化进程发生了重大的影响。

《负笈百年》,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1874
年春由香港出发赴美求学的容闳等三人,被尊为近代中国最早的留学生。此前出洋睁眼看世界的也不乏其人,比如,1867年启程游欧的王韬,在英国就待了两年。但是,王氏并没有在海外就读某校的经历,倒是有着到牛津大学、爱丁堡大学演讲的事迹,充其量只能算是游学。以容闳等人走出国门,引出光绪初年官派幼童赴美为第一代留学生,至新中国成立前夕,由晚清横贯民国,近代中国总共有过8次留学运动。第一代留学生命运多舛,多数被中途召回,但这其中还是孕育了民国第一任总理唐绍仪、清华学校首任校长唐国安,以及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等一批人才。第二代留学生是随后派赴欧洲各国学习海军技术的,包括刘步蟾、林泰曾等,后多为北洋海军将领,大多在中日甲午海战中壮烈捐躯;严复是其中的另类,他以著述翻译为业,后出任北京大学首任校长。甲午战败、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进京,一连串事件后,清廷痛定思痛,1903年开始推行奖励留学生的政策,于是官费、自费蜂拥而上,第三代留学生纷起赴日,鲁迅算是这一批的先行者。为清廷所始料不及的是,两年后孙中山在东京成立同盟会,留日生多为其所用。他们归国后继续从事反清活动,成为推翻满清腐朽统治的先锋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