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旅行”与“读书”能让我们拥有超过一个人生

    [日期:2016-11-30]

   只有一个人生是令人不满足的,我们诞生之际时空已定,这个人生也就跟着注定,还有什么方式能让我们扩大实体世界与抽象世界的参与,在我看起来,也许只有“旅行”与“读书”能让我们拥有超过一个人生。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对我们来说,一生用心做好一件事,就已经算得上成功。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会比较“贪心”也有能力在相同的有限的时间里获得几倍于他人的成果,——比如被梁文道评价为“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台湾”的詹宏志。詹宏志这个名字你可能有点陌生,但与他紧密联系的那一个个名字你一定耳熟能详:罗大佑、张艾嘉、伍佰、侯孝贤、杨德昌,还有马英九……如果套用时下流行的斜杠身份来描述他,那他的身份包括完美儒商/网络教父/文化推手/意见领袖/阅读狂人/第一才子……在他层出不穷的斜杠身份中最令他自豪的莫过于“阅读狂人”。用詹宏志自己的话来说,他这辈子做的所有事业的最初起点都是因为:爱读书!读书使他敏锐于社会趋势,掌握着如何将文化转化成商业力量,不论在什么领域,总能够开创新局,引领台湾新文化走向。詹宏志家中藏书4万册,每年买书2000本,每小时阅读10万字,曾有一个晚上看十几本书,连上楼梯、走路都能看书。作为穿梭文化与商界的“台湾第一才子”,他究竟如何能在与我们相同的时间里拥有如此惊人的阅读量?詹式读书法则有何独特之处?今天,让我们跟随这位横跨出版、音乐、电影和互联网领域的阅读狂人,一探究竟。

   詹宏志

   他的人生起点——读书

 

 

 

 

 

   1.只有一个人生是令人不满足的,我们诞生之际时空已定,这个人生也就跟着注定,还有什么方式能让我们扩大实体世界与抽象世界的参与,在我看起来,也许只有“旅行”与“读书”能让我们拥有超过一个人生。

   2.读书时,你固然要融入情景,因而有了另种人生的感受;旅行时,我也要想尽办法纠缠,假装另一种文化与生活的短暂化身。

   3.人生只是走一次的旅程,什么东西都得试试,金银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时候放手一搏,买到人生独特经验也是值得。

   4.我对世界90%的理解,包括所有商人技能都是从书本里学来的。我这辈子做的所有事业的最初起点都是因为:爱读书!

 

 

 

 

 

 

   他活出了我们3倍的人生

   詹宏志1956年生于宝岛台湾,毕业于台大经济系,拥有两家上市公司,运营着台湾最大的网购平台和门户网站PC home。在台湾电商界的地位堪比马云。他拥有超过30年的传媒经验,25岁出任报社总编,创办了《电脑家庭》《数位时代》等40余种杂志,编辑策划超过千本书刊。在台湾电影推动中,詹宏志参与起草了《台湾电影宣言》,策划并监制了多部台湾历史上的经典电影,如侯孝贤导演的《戏梦人生》,杨德昌导演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以及吴念真导演的《多桑》等等。

   在鼎盛时期的滚石唱片,他担任总经理,为罗大佑、张艾嘉、伍佰、林强等出唱片。有人评价他是台湾三十年来每个关键时刻的支点,是永远指向未来的梦想家。他的才华和精力让人惊讶,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他有过不下200张名片,一次次身份的成功切换,让他活出了普通人3倍的人生。

 

 

 

 

 

 

 

   他谈阅读的变迁

   说起这二十年来台湾阅读环境最大的变化,我认为是书从太少变成太多。书从很珍贵的占有到变成有点多余、到不想照顾它,这是不一样的痛苦。我有时候不能想象,为什么家里有这么多书,但我的小孩在书架间走来走去,却没有意识到书的存在,没有任何强烈的动机去看书。这是很大的变化。

   小时候,家里每一本书,我可能都会看上五遍十遍,听到同学家中有一套世界童话全集,就分三个周末到他家看完。因为一个镇上能找到的书就是那么少。我每天就只想找到有字的东西,把它看完。那个村子太小,书也太少,进到城里,发现新的来源,就很开心。一直到80年代初,走在重庆南路,每家书店每个礼拜陈列了哪些新书我都能指认出来,这社会的总生产还没超过你的负荷。现在就不可能了,进入书店会感到迷惘,数量太多跟没有方向都让人困惑。

   他博览群书的法则

   “快”的方法:读书“快”,相同的时间也就读得多。读书快,和速读不同;速读是眼睛快,而不是思考快。

阅读者要懂得“检查阅读”的方法,检查阅读又称“略读”或“预读”,它的目标是尽快的掌握一本书的类别、作者企图、书的结构,以及基本论点。略读者应该大致看一下书的“导言”,这里可能隐藏了作者所欲解答的问题。然后看一下“目录”,明白作者推演的过程。然后,大概翻一翻这本书,说出它的大概来。

   这个训练帮助你维持敏锐度,淘汰不值得阅读的书,并增加你涉读的数量。我读书不是很有系统,但大概可以分为两部分。一是某一段时间,可能三年、五年,对几个题目充满好奇,我会比较有计划地找相关书籍来读,寻找渊源、建立自己的理解脉络。另一部分,就是放纵自己看吸引我的题目,不管它有什幺意义、用途。其中有计划的部分,大概都同时维持三到四个题目。譬如我曾经有过一段时间花很多力气想了解public culture,包含批判面跟解放面,所以去读有关的各家理论,从而掌握了一个大概的面

    “的方法

   读书时间“多”,读的总量也就多。你每天能花更多的时间,就能读更多书。你觉得太忙没有时间看书吗?检查一下自己一天中五分钟、十分钟的零碎时间,可能为数可观,你要训练自己随时进入,随时中止的读书态度。一开始可能不习惯,一个月就行了;从此,你每天就比别人多出几个钟头的时间读书(虽然那是几十个五分钟拼凑起来的)。

   “我起得非常早,大概是四点半起来,那是最舒服的时间,这段时间我就用来看书、写作、上网。我是乡下人,本来就比较早起,但刻意这么早是大学开始。熄灯之后,我就会拿着书到餐厅里面,读到两点,然后回宿舍睡到六点起来。我养成一种纪律,让睡眠长度维持在四到四个半小时。后来到报社工作很晚睡,离开报社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调回早睡早起,十二点睡,四点起来,一直维持了二十年,即使外出旅行也是如此,到那个时间就自然醒来。

   晚上读书是“渐入困境”,而早上读书则是“渐入佳境”。 晚上需要咖啡,需要与困意搏斗,早上就不需要,早上读书是一个自己“慢慢打开”的状态。当看完书要出门时,我会感觉精神饱满。此外,早上的时间最完整充实,一出门,时间就支离破碎,连回家的时间都不可预测。

 

 

 

 

 

 

 

 

   “的方法

   有时候,到三十岁你读的书还不输给同年纪的人;但是到了五十岁,你并没有比自己三十岁读得更多,为什么?因为你觉得你“读完了”,你觉得大学毕业就读完了,三十岁就过了读书的年纪了。事实上,在一场长跑里,前头跑得快并不是获胜的保证,相反的,它是持久战、耐力战。博览书籍本质上就是一场长跑,它比圈数,不比速度。如果你准备读到七十岁,你会愈老愈有知识,愈老愈有创意。

   一个博览的技术,实际上是由上述三种方法组合而成的。一方面,你读而得法,可以快;一方面,你充分运用时间,可以多;另一方面,你读而持久,可以累积。这就是读很多书的诀窍。”本文根据《旅行与读书》和中信提供的资料整理编辑而成

   读了一辈子书,走了世界上很多地方,詹宏志认定:也许只有“旅行”与“读书”能让我们拥有超过一个人生。到了耳顺之年的他,以丰富的人生经验和知识储备,书写了这部《旅行与读书》。